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阳网在线缩小放大

2019-4-20 18:36

原作者: 朱奕奕 陈伊萍 来自: 澎湃新闻 快传号 阳网在线

维权奔驰女车主被指拖欠钱款 曾被堵入派出所协商


    【奔驰女车主诈骗700多万?上海警方:确实曾被追债】

    (原标题:奔驰女车主被指拖欠钱款?沪警方:曾入派出所协商无刑事犯罪)

    西安奔驰维权的W女士(化名)刚和奔驰达成赔偿协议,却遭到了别人的维权?

    近日,有网络爆料称,西安坐奔驰引擎盖上哭诉维权的女车主W女士实际名为薛某某,涉嫌诈骗以及700多万元卷款逃逸案。

    4月19日,有媒体报道,2018年6月,一家名为“竞集守艺人”的美食广场在上海市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开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广场由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营。多个可靠信源向该媒体证实,奔驰女车主W女士系该公司监事,而在奔驰维权事件中多次受访的、自称W女士家属的男子徐某系该公司最终受益人。据催债者们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了约20家商户或供应商至少575万元。

    4月19日,澎湃新闻记者向上海徐汇警方就网传笔录照片以及薛姓女子是否涉及诈骗进行核实。徐汇警方表示,网传笔录明显非公安部门记录格式,记录人是一名律师,是由于薛姓女子曾在上海徐汇遭遇追债,便和讨债方前往徐汇康健新村派出所(简称“康健派出所”)进行协商调解,警方表示派出所仅提供了一个地方进行协商,并未参与笔录记录内容。

    对于网传的薛姓女子涉及诈骗等,警方透露该女子所在公司主要是由于经营不善拖欠款项,属于民事纠纷并非刑事犯罪,双方应当走法律途径解决。

    【此前报道】

    (原标题: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

    4月16日深夜,王倩(化名)与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达成协议:补过生日、十年VIP、更换同款奔驰新车、全额退还一万余元“金融服务费”……

    持续维权20天,王倩获赞“维权女王”。但是,此事件和解当晚9时,一个名叫岳鹏(化名)的广告商登上了从上海飞往西安的航班。此行他为讨债,他已催债8个月。

    2018年6月,一家名为“竞集守艺人”的美食广场在上海市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开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广场由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营。

     上海“竞集守艺人”开业

    多个可靠信源向红星新闻证实,王倩系该公司监事。红星新闻调查发现,奔驰维权事件中多次受访的、自称王倩家属的男子徐某系该公司最终受益人。

    2019年3月,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多名商户、供应商自称被骗。广告商岳鹏是其中一人。

    岳鹏向红星新闻提供的欠款协议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其19.3万元。去年8月,双方约定从2018年8月10日至2019年6月10日,每月还款1.93万元。但至今,该公司尚未偿还这笔工程款。

    数日前,得知王倩奔驰维权事件后,他决定再赴西安讨债。但在西安曲江芙蓉新天地“竞集守艺人”餐饮店内,岳鹏并未找到王倩和徐某。随后,他将西安“竞集守艺人”餐饮店的门面图发进商户和供应商组建的催债微信群汇报进展。

    微信群里共有二三十人,有商户、供应商还有上海“竞集守艺人”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从去年8月至今,他们已催债8个月。

     美食广场员工讨薪群

    据催债者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至少拖欠了575万元。

    4月19日,红星新闻就此事多次联系王倩、徐某及该公司其他负责人,均未果,给王倩的律师发去的短信也未获回复。

    “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

    高磊(化名)已在上海从事餐饮工作多年。经人介绍,他与王倩相识,“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2018年,王倩代表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高磊签约。高磊告诉红星新闻,上海“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招商始于2017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

    多名商户称,“竞集守艺人”拟定开业时间是2018年5月1日,但一波三折,直至6月15日才正式开业。

    红星新闻获得的王倩与高磊签订的《联销经营合同》及其《补充条款》显示,联营期限自2018年5月1日起至2020年5月1日止,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收取联销收入的25%(外卖10%)。高磊需支付5万元保证金、15万元装修费和装潢管理费。

    文件显示,高磊需支付5万元保证金、15万元装修费和装潢管理费

    高磊回忆,2018年7月生意尚可,加上之前的,陆续有数十家商户入驻。

    红星新闻查阅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股东共3个: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铂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黄某香。其中,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持股75%,法定代表人黄某香持股10%,王倩系监事。商户们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显示,黄某香与王倩身份证上的地址一致。红星新闻从该村一村干部处证实,两人系一家人,均在外工作。

    王倩和徐某名下有数家公司,其中“竞集守艺人”系西安守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

    拖欠27万元物业费被告上法庭

    经营仅一个月,物业的一份催收单引起了商户们的注意,“他们的最后通牒是8月”。

    红星新闻联系到物业方负责人沈先生,据其称,物业的确发了《付款通知书》。这份落款于2018年7月24日的通知书显示,美食广场计费面积共计2555平米,从2017年12月16日至2018年8月31日,“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共拖欠27万元物业管理费。

    从2017年12月16日至2018年8月31日,“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共拖欠27万元物业管理费

    沈先生称,公司已将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红星新闻在天眼查上查询发现,2019年3月19日该案曾开庭,“因为王倩一方没有到人,所以又定于6月份再次开庭”。催收事件后,商户们开始紧张。“我们去看他的营业执照,注册资金只有10万元。一开始因为熟人介绍,所以很多人没在意”。

    2018年8月时,商户们看到,有供应商上门讨债,涉及装修、家具、广告等多个供应商。

    之后,有家具商将美食城内的家具搬走,商户们更加不安,“客人多了没地坐”。涉事家具店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美食城在时间上卡得很急,以致于我们在生产和交货完成时,合同签署还未完成,所以款项被拖后。(美食城)没走的时候,我去讨债,就和我商量把一部分产品退我。后来,商户们确认他们走了,我也去了现场。我在和美食城确认后,才拉了一点家具回来”。

    高磊也看出了异样。他发现,2018年8月15日左右,就已见不到王倩等人。另有多人称,商户无权收款,所有收入均在美食城总台,月底抽成后,美食城才会将钱分给每个商户;但2018年8月,很多商户没有收到他们的营业收入。

   某面店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他有七八万元的营业收入被“卷走”,“当时,美食城已进入无人管理的状态,又断电,不得已才关掉的。而美食城的负责人徐某和王倩均已无法联系。”

    多名商户称,2018年10月16日,得知王倩在上海市徐汇区桂林东街的家中,他们曾上门讨债。最终,在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康健新村派出所内,多名商户及供应商代表与王倩等人谈判。

    被数次催要后,徐某与某广告供应商签订的还款协议

    康健新村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时隔太久,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商户所涉事件系经济纠纷,事发地在闵行区而非徐汇区,当时已调解。

    参与谈判的多名商户称,警方认为系经济纠纷,未予立案。最后,由王倩的律师手书《谈话笔录》,其中有王倩的签名。经红星新闻比对,签名与之前王倩在与4S店的相关文件中的签名高度相似。

    现场录音文件及《谈话笔录》显示,王倩承诺,全部协助商户处理相关问题。红星新闻就此咨询王倩的律师,但未获回复。该律师所在律所一名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一高姓律师受王倩委托,在处理相关事务。

    多名商户及供应商们表示,从此再未见到王倩。直至此次,她以这样的方式走红。徐某的一位朋友向红星新闻介绍,徐某一般负责供应商这块,王倩则负责商户。

    不止一位商户及供应商告诉红星新闻,从去年8月至今,他们也曾想过起诉王倩,“但她的公司实缴资本才10万元,哪怕赢了官司也难执行”。

   “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

    2018年9月,因欠费,电力公司通知断电。自此,多名商户停止经营。高磊的牛排店是其中一家。据其称,他一家损失的主要有押金、装修费等共约23万元,“她收了装修费,也没给装修公司支付完”,所以装修公司的人也在催债。

    据催债者们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了约20家商户或供应商至少575万元。其中,一装饰公司被拖欠92.8万元,在众多催债者中数额最大。据该公司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经朋友认识徐某,去年八九月,签订了还款协议,但只还了一笔,原本一百余万”。

    2018年12月3日,有人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投诉,与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3年,但仅运营3个月后即无法经营,“(留下)几个全部身家压在这里无法脱身的受害商户勉强经营”。上海“竞集守艺人”前店长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2019年1月2日,美食城仅剩一家商户在经营。

    美食广场已关门数月

    张女士和她的十余名同事已讨薪数月。据其称,她于4月入职7月离职,“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张女士及多名店员向上海市闵行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其中一份仲裁文书显示,仲裁委裁决,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向申请人支付相应工资。但至今,该公司尚未支付该笔款项。

    物业方负责人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经营面积2000余平方,共约18家商户,目前已关门。他说,自去年八九月后,就再未见到王倩,“他们至今未支付拖欠的物业费。招商前,我们曾去西安考察,做得还不错。在这边,一开始他们做得不错。但三个月后,他们的资金链可能出现问题,开始拖欠租金。我们也曾报警,但警方说是经济纠纷,让走司法程序” 。

    4月19日,有商户前往美食广场,他们拍摄的视频显示,大厅内的餐桌餐椅所剩无多,餐具被胡乱摆放在桌面上。

    【维权奔驰女车主被指拖欠钱款 曾被堵入派出所协商】


    相关开庭公告称,竞集公司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 。

    日前,有网络文章及微博消息称,西安坐奔驰引擎盖上哭诉维权的女车主W女士(化名)名为薛某某,涉嫌诈骗、涉嫌700万元卷款逃逸案。

    4月19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相关渠道获悉,网帖所称的薛某某确卷入经济纠纷,但暂未发现证据表明薛某某涉及刑事犯罪或公共事件。

    W女士是否是薛某某?

    W女士曾向澎湃新闻展示的4月9日她与利之星奔驰4s店工作人员协商的一份纸质协议上,其签名正是薛某某。

    4月19日晚,声称与薛某某存在近二十万元经济纠纷的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周新,向澎湃新闻指认W女士与薛某某为同一人。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有薛某某面容的视频及薛某某的签名文件,同时称,薛某某与W女士长相相似、笔迹相仿。

    但W女士及其友人徐某均未向澎湃新闻确认她是否是网帖中所称的薛某某。徐某仅表示,网帖所述为“影射”。两人未回应“他们是否涉及前述纠纷”。

    周新向澎湃新闻确认,她所在的公司虽然被薛某某任监事(非股东)的公司拖欠近20万元款项,但截至目前,未提起诉讼。

    澎湃新闻从相关渠道获悉,薛某某一次在徐汇区被人围堵。涉事双方随后在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康健新村派出所(简称“康健派出所”)内协商沟通,但“仅为借用场地”,警方未确认其谈话笔录的内容。

    澎湃新闻查询天眼查发现,薛某某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竞集公司”)监事,但非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徐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相关开庭公告称,该公司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下一次开庭时间为6月19日9:00。

    天眼查相关信息显示,薛某某是西安守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夸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投资比例最高为39%;但这四家企业目前未被查询到诉讼相关信息。


    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 。

    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称,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曾承接竞集公司的广告,总价22.3万元。在已支付3万元的情况下,竞集公司应从2018年8月10日起,分十次,每月等额还款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1.93万元,至2019年6月10日。

    但周新称,竞集公司应履行的“十次等额还款”,一次也未履行。

    “到现在一分钱没还,徐某说是公司行为,跟个人无关。”周新说。

    周新称,据她了解,存在类似情形、被竞集公司拖欠款项的供应商有十几家,金额约280万。但周新未提供相关佐证。澎湃新闻暂未能核实这一说法。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