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阳网在线缩小放大

2019-1-28 21:09

来自: 新京报 中国阳网在线

田野对决徐晓东成名后: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工作了…

​​

    “谁也别想阻挡我这次的出行!我要给我儿子做个榜样,我要用这次的比赛载入武林史册。我要撑起我未来的天空。”

徐晓东对阵田野。视频截图


     “电焊工”田野从30岁就来了青岛,现在似乎要混出头了。过去,他的铁艺厂一年才能攒下来三万元,这是他如今一次剪彩的出场费。他给记者们群发了消息:“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工作了……要再回到原点的话,等于说我自己的努力全白费了。”

    2019年1月12日,田野以“里合腿大师”的身份和“格斗狂人”徐晓东正式比武,近13万人通过直播看到了这场比赛。

    比赛落败,人们开始谈论田野。他的微博得到了几百条评论,连公园里晨练的大爷都看过那场比武的视频。坐电梯的时候田野没被人认出来,他有些失望,觉得自己还不够有名,出门“都不用戴口罩”。

    曾经败给徐晓东的太极雷雷发微博称,田野是个“被忽悠的普通人”,“那么是谁在背后扮演这些角色,把他一步一步引导上擂台呢?又是谁设计出那么别致的出场服装和伤口包扎方法?”

     擂台比武

    1月12日,“徐田对决”现场。田野裹着毛皮袍子,头上戴了顶座山雕样式的帽子,在一首《在希望的田野上》的配乐中出场,他戴着蓝色拳套的手从袖口中伸出来,给自己做了个打气的动作。他还示范了自己的招牌动作“斗牛肘”和“里合腿”,因为弯腰,帽子掉在地上。

     紧接着,徐晓东上台,穿着紧身衣、戴着拳套,配乐是一首嘻哈歌曲,唱着“骨子里流着不会低头的血液”、“这狂妄的混蛋,从未停止向权威宣战”,他昂着头,随着节拍点头。

     这场“约战”跨越两年,2017年开始,徐晓东接连挑战了传统武术爱好者太极雷雷、咏春丁浩、太极大师马保国等。但这几场比武均为私下进行。

     “徐田对决”是个正规赛事,被命名为“终极勇士”世界格斗精英赛,比赛直播权以100万元出售给了格斗世界。现场最低280元的门票全部卖空,擂台两侧标价880元,网络直播售价8.8元。


格斗比赛海报。图片来自网络

     徐晓东自称,赛事直播方格斗世界的创始人姜俊华和他商量,让他手下留情,“别上来就把他K了。”徐晓东回应:“我可以稍微打轻点,用战术和技术折磨田野。”

     比赛刚开始,田野不断用摆拳攻击徐晓东头部,徐晓东把双手放下任由他攻击。事后,田野声称至少打了徐十多拳。田野说,若不是右手受了伤,“我用拳就能把他打晕了。”

     徐晓东说,“被田野的拳头砸到头上,疼,比太极雷雷强多了。”但对他根本不构成什么威胁。他被逼着退到了擂台边缘,使出了一套直拳+肘击+上勾拳的组合拳反击,血顺着田野的鼻梁流下来,一直淌到肚子上。

    传统武术和现代搏击不同,田野的助理王立国练过太极,他发现,传统武术不会用手护着头部,“职业选手,首先是保护自己,但传统武术胳膊全都是张开的”,田野也保留了这一习惯,他的鼻梁骨被打断了。

    比赛暂停,廊坊市人民医院的值班护士上台包扎,田野脸上多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白色纱布。

    助理王立国提出来,不打了。田野说,不行,要打。主办方也说,按照赛前协议,站上了擂台就不能随意中断比赛。

    工作人员找到徐晓东,“可不能打他脸了!”“不能打头、不能踢头、也不能摔他,”徐晓东勉强答应,“我只能踢他的腿了。”


比赛中田野面部被打伤。视频截图

    第二回合开始,徐晓东用踢腿攻击田野的下半身。田野延续了第一回合的打法,直拳、摆拳外没有任何攻击手段,观众席里,有人大声喊着“里合腿”,但这时候,田野已经大腿青紫、抬不起来了。

    王立国说,里合腿是大招,自己跟着田野两年时间都没能把这招练好。里合腿在蓄力时,需要大幅度的动作,“如果打出去不打倒别人。自己就得倒,所以不能轻易用。”

    第二回合刚进行了1分42秒,徐晓东一记飞膝击倒田野,比赛终结。

     武痴

     田野自称和徐晓东“相识已久”、“起码共同在10个搏击相关的微信群里”。

    关于这场约战的由头,两人表述不同。田野的讲述里,2017年9月,51岁的太极爱好者管文清被徐晓东在拳馆放倒,还“被绑着双手锁在卫生间,直到报了警”。照片发在微信群里,田野斥责徐晓东,对方回话,要和他打一架。群聊里的人把对话做成了视频发布,“田徐大战”传遍了武林。

     徐晓东讲述了另一个版本,“管文清突然出手,摁住我狂扇嘴巴,大约有50多次才停下来,伴随着耳光的是管式太极的抓和挠”,徐晓东报警。他称,自2017年开始,田野便在各个微信群里辱骂他,2017年年中打败太极雷雷后,田野更加缠上了他。

     田野为挑战徐晓东还特地写了几句诗:“先打徐胖,再揍一龙;唯我田野,武林称雄。”


约战后,田野写了一首诗。图片来自网络

    2018年4月8日,有网友把田野拉进了徐晓东的粉丝群,在群里公开问他,“田野你今年什么时候能打一场比赛?”

    “我今年肯定来一场。”田野回复。

    徐晓东跳了出来,“咱们打一场,没有媒体、没有观众,往死里打。”

    “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你不要再躲避。”田野回复。

    后来,徐晓东提出在中泰搏击(本次赛事主办方)比赛,时间确定为2019年1月。

    这场比赛成了田野最大的愿望。他又为这场比赛写了首诗:“打吧,打吧,打个酣畅淋漓/你可以砸断我的肋骨/我可以折断你的手臂/我把生命早已丢去。”

    他逢人就要展示自己手机里的视频,说是和格斗狂人徐晓东比武,让大家关注;他跑去北京徐晓东的拳馆当面踢馆;有人提出可以安排和徐晓东打比赛,他当场交了2200元报名费。

    在此之前,徐晓东已经进行了超过15年的训练,田野比徐晓东大15岁,已经30年没有练武。徐晓东的耳朵是碎的,那是长期勤勉练习留下的痕迹,而直到比赛当天,田野都有啤酒肚。

    比赛前两个月,田野才开始用牙套,戴上以后他觉得影响呼吸、影响说话,嚷嚷着要取掉,碍于规则后才留下。除此以外,拳套、头套对他来说都是新鲜东西,自己在家练习的时候,只拿纱布缠一圈手。

    2017年底,田野开始为这次比武做准备,电焊生意不做了、每天早晨五点钟跑去公园练武,每天1000组空击拳、肘击、200个里合腿,完成这一系列训练需要至少2个小时。公园晨练的大爷和清洁工都见过他,他用来练里合腿的树,树干上留下了一厘米深的凹槽。

    田野的看家本领——里合腿,属于传统武术热身拉伸的一个动作。格斗世界创始人姜俊华评价,“对于没有练过的人,那一脚踢上去,的确也可能会造成攻击性,但是对于自由搏击擂台上的人,那个腿法只是热身的初级功夫,完全没有攻击性。”

    姜俊华不止一次告诉田野,里合腿无法用于实战。姜俊华还发现,田野几乎没有任何自由搏击专业知识,动作极不规范,他的肘击习惯性向后,有次差点砸到了墙上。他不懂得移动步法,在擂台上胡乱走动,还因此踩伤了教练的脚。

    2017年,田野找到在青岛当地体校当老师的刘斯捷(化名),要求他安排几个学生打实战。

     练习搏击的最佳年龄是25岁左右,随着年纪增大,身体机能下降,到30岁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刘斯捷最优秀的学生是个亚运会冠军,现在29岁。但田野已经54岁了。

    刘斯捷想着随便安排几个水平差点的学生,但田野点名要和前三名的学生打。找来了学生,刘斯捷说,摆几个动作演示一下就好了,田野非要真打、他得拍了视频发在网上。

    朋友杨浩林(化名)听说田野和徐晓东约架后,劝他,“你在单位打乒乓球非常好,但去找个体校的就未必打得过。你当然也能去找张继科,无非是11:0,连发球都发不出去。”

     朋友王嘉桦也劝,“哥们,毕竟是业余的,可以膨胀,但是不能脱离现实”,他发现田野完全不听劝,“他非要去做,不管输赢。那打吧,希望你能够旗开得胜,我们只能这么说。”


2019年1月17日,青岛,田野和朋友在饭局上,饭局上每个人都在劝他不要再去打擂台,不要过多参与武林纷争,但是他好像还是在表达重返比武赛场的决心。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摄

    杨浩林说,田野是个武痴,但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没能把他送去正规学习。

    王嘉桦觉得,田野是真的喜欢武术,像喝酒一样,“喝醉了,第二天起来很难受,但是下次还想喝,还是要找人喝。”

    助理王立国也懂,面对徐晓东,田野差得还很远。但田野已经陷在这件事里了,“作为朋友、作为兄弟,我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梦回武林

     田野能数得上来的师傅是他的邻居,一个40多岁的退伍军人。20岁时,田野每天晚上和邻居练压腿,学正踢、里合腿、外摆腿、正蹬、弹踢。

    1991年,当时的黑龙江林业局员工田野赶上了劳务输出,前往俄罗斯种地。一群孩子拿着李小龙照片拦住了务工的中国人队伍,问他们,“中国人是不是都会功夫?”

    用3个泡泡糖,田野换了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李小龙像章,别在胸口上。在市场,一位警察拦住他问,“你会武术吗?”

    田野成了警察局里的“李小龙”。他写文章回忆了这件事:

    “那时沙袋就是蛇皮袋子装细沙子,越打越硬,天天打已经适应了硬度,打沙袋一组七千拳。每晚一直干到半夜十二点,后来他们的四次挑战让我全部干倒,有一个直接送进了医院,他们的个头都高于我十多公分,那时年轻真的很猛。”

    从此,田野开始沉迷李小龙,把他的照片、视频存在手机里,他决定自己以后生个儿子,要取名叫田小龙,女儿就叫田小凤。


年轻时的田野。受访者供图

    1997年,北京招武打演员,田野报了名、跟着培训了一星期,他说自己示范了几个腾空侧踹腿的动作,两个现场导演吓得躲到了桌子底下。在这部电影里,田野的角色是一个给皇帝送奏折的骑兵,到现在他都能背下来那段不到100字的台词。但电影至今都未能上映。

    此后,田野在北京开过餐馆,在青岛开了自己的铁艺公司,杨浩林和田野一起做了7年多的铁艺生意。他说,田野没有一次拖欠过工程款,田野介绍的朋友,他都敢放心地直接交货。朋友程松(化名)曾经为他介绍过几单生意,也说,田野实在,和他做生意不用怕报价虚高,说多少就是多少。

    2011年,田野接了个大单子。带着26位工人整整干了两个月,光是工人的工资就有26万,结果包工头挪了钱、不愿意结账。田野把工人们安排回青岛,自己去跟包工头要钱,拿了对方的身份证、和他同吃住五天,直到第6天,包工头说要去上厕所,跑了。

    没有讨到工钱,工人们每天给他施压,遇上田野喝酒了、出去吃饭了,就有人说,“你不给钱,还有脸喝酒?”

    花了两年,他终于自己把26万的窟窿填上了。

    田野的生活陷入凝滞,用他自己的话说,一个糟老头子、想改变又没钱,心里又不想继续过“平凡人”的日子。“一个月挣六千块钱,和一个月挣六万块钱的能一样吗?”

    儿子田小龙到今年已经25岁,田野想给他在青岛买个房子,然后相亲、结婚、有自己的小小龙。

    助手王立国记得,近些年传统武术重新流行,田野开始拾起了小时候的童子功。青岛的一处公园成了田野的演武场。

     武林“凶险”

    姜俊华记得第一次见到田野的样子,当时北京已经降温到0°C左右,他穿了一件单薄的帽衫、藏蓝色帆布鞋。姜俊华想着,有点憨。他把田野安排进了格斗世界的员工宿舍,有一个专门的教练、每天还有工作人员带他吃饭。


2019年1月16日,田野在青岛,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摄

    后来,田野提出来要姜俊华给他做一套“战衣”,他要穿出去给格斗世界做移动的广告牌。姜俊华派人特别定制了一件印着格斗世界LOGO的衣服、帽子,田野天天穿着。

    在格斗世界,田野每天的训练超过6小时,但姜俊华发现,他“练一会儿,捣鼓手机发一下,然后逮到一个名人,拍张照片发一下”。

    田野说自己有超过300个“武林”微信群,每天,微信消息超过1000条。微信群就是田野的武林。他看不过来这些消息,把十多个重要的群聊设置置顶,还有一些假名人:范冰冰、蔡依林、杨澜、崔永元、马云和刘强东。

    和徐晓东约战后,田野的武林群里总有人跑出来“忽悠”他,说他全武林最厉害,看好他打败徐晓东,“一忽悠他的热情就上来了,回复‘谢谢,肯定打败徐晓东!’”武林群的群友韩兆林说,田野天真、没心机。

    平常,群里总有无聊的人,把田野叫出来“逗逗他”,问他今天练得怎么样,田野会发自己练武的视频。有人在群聊里说上几句实话,田野从来不会回复。只有刻意奉承他的时候,才出来重复一遍“战胜徐晓东”。韩兆林私下里劝说田野要服老,田野回复,“你不懂。”

     “这场比赛我感觉更像是一群看热闹的把他忽悠到拳台上。”韩兆林说。

    姜俊华发现,这一次购买门票的人里,大部分是非职业人士,“拳民没有人去看他的比赛,因为不屑看这个,”只有“爱看热闹的这部分人来购票。”

    在助理王立国看来,职业选手的比赛没有意思,就像当下流行的穿越小说,人们寻找的是代入感。田野就是男主角的形象:草根,娱乐化,也能上台打人。

    2018年7月,一个假的“刘强东”从武林群里把田野加成了微信好友,告诉他“输了我给你300万。一分都不会少。”“赢了我给你3000万。”

    “打一场不叫问题,”田野回复,“因为我在怀疑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刘强东。”

    对方发来了一摞美元的照片,“假的刘强东能拿出这么多钱么”。

    凌晨3点,田野写了几句诗感慨“刘强东”:“让武林哗然,也看到中国搏击界的未来!你在不经意时已推动中国搏击的发展,可喜可贺,可敬可佩!”

    很快,越来越多的假名人成为了他的微信好友。假“马云”向他介绍彩票区块链的项目,投1000块钱,一年能翻1000倍;假“崔永元”为他介绍了一位法师,这位大师只给全中国2000个最重要的人物祈福;假“成龙”也在微信上告诉他,别急着进攻,要寻找徐晓东的破绽,然后“一鼓作气别停,直到把他击倒”。

    助理王立国觉得田野“实在”,“他不具备这个能力去分析网上的到底是真是假,就当有人陪他聊呗,也愿意逗他高兴一下。”

    赛事主办方中泰搏击的董事程加盛不止一次地劝过他,这些人是假的、来戏弄他的,“单纯一个头像你就相信他是刘强东,这是不可能的。”

    格斗世界的创始人姜俊华曾经当着田野的面识破了一个假名人。田野微信中的一位搏击圈名人是姜俊华的师妹,姜俊华给师妹打电话,问她,这是你的微信吗?对方否认以后,田野把这个假微信删了。

     在格斗世界的帮助下,赛前一个月,田野去了少林寺的一个武术学院训练,师傅是51岁的少林派弟子释延孜。起初,释延孜不愿意收他,最后谈成的条件是在比赛结束前,不要向任何群聊及媒体透露在少林寺训练。

    结果到了少林寺的第二天,田野就把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公开称自己是释延孜的弟子。姜俊华说,“他是一个特别会自我标榜的人!”

    田野还注册了快手账号,胡乱写自己拿了多少奥运冠军,姜俊华看见吓坏了,找到田野,“我说你这吹牛吹得有点不靠谱了吧?”他让田野录个视频,声明那个账号是网络恶搞。

    比赛当天,姜俊华才知道田野有一位私人助理,专门给他拍视频。在正式比赛前,格斗世界策划了一场直播,把田野和徐晓东叫到一起为比赛预热。直播过程中,田野接了个电话,回来后,对着摄像头,跪在地上哭了:“妈,你怎么不等我凯旋而归啊!”他说,85岁的母亲凌晨去世了。

    姜俊华生气了,他怀疑田野在利用母亲炒作,“这种炒作如果是真的,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容忍的。”格斗天下的工作人员牛犇跟着田野连夜从北京返回山东,经过几天的接触,牛犇觉得田野是个“特别想出名,想火的人。”


2019年1月16日,青岛,田野的背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摄

     两个田野

    1月13日,比武结束,田野带着一身伤回到青岛。他每天要花至少五个小时接电话,打电话来的有媒体、热心网友、辱骂的和推销产品的,微信里,每天有超过200个新的好友申请。

    回到青岛以后,田野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一般人了”,遇上有人不认识他,田野主动去告诉人家,“我就是田野,和格斗狂人徐晓东比赛那个”,去医院拆线的时候,他主动告诉医生,你这是遇上了名人。

    成名以后,有表演赛邀请他出场,有人邀请他剪彩、也有邀请他做运动品牌代言,有个电影找他扮演退役拳王,有人邀请他加入“中小企业交流群”,有人说要和他学习里合腿,有微信上的网友给他发消息说,“海明威昨天给自己托梦,要他告诉田野: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田野用手写在屏幕上一笔一画地回复:“谢谢”。

    田野有两个手机、两个微信号,叫“田野”的微信号头像是年轻时习武的照片,活跃在各个武林群聊里,叫“田庆斌”的微信号头像是现在的照片,这个账号里存着的是家人和最亲密的朋友。

     田野有兄妹七人,五个男孩都是“庆”字辈,到孩子按理是“喜”字辈,儿子出生后,要起名田喜X,他起名叫小龙,没按照家谱排。


田野把小龙倒着拎起来。受访者供图

     他的房子位于青岛一片高楼大厦中,三个房间显得有些乱,分别用来住人、放杂物和练武。田太太是个温柔的女人,她不支持田野这次比赛,觉得网上的东西不可能变成现实,直到田野真的去了北京。她最大的祈愿是田野别受伤、别给后半生留下遗憾。

    微博上,田野发布了写给太太的家书:“老婆,离九月一号还有三天的时候我要放下手里一切的事情我必须去北京,我要准备好我的健康证明,心电图和脑电图还有身份证和2000-3000元钱。穿戴我的勇士荣耀的服装和新买的鞋。九月二至三号我会回来,也许脸上有伤,我会高兴地回来。也许听到你无意义的唠叨......

     谁也别想阻挡我这次的出行!我要给我儿子做个榜样,我要用这次的比赛载入武林史册。我要撑起我未来的天空。”

     事实上,两个人自从恋爱到结婚,田野还从没写过一封情书。他说,微博上的家书是给武林看的,“侧面告诉武林人士,到那天谁也别想阻止我!”

    田太太担心危险,田野哄着她说,一点都不危险,“我说这是正常的比赛,还有裁判的拉架,能危险到哪去?”再说,“英雄在什么地方缔造?那不也是在这些危险系数高的地方来缔造吗?”

    儿子田小龙寄托了他全部希望,小龙还是襁褓中的婴儿的时候,田野就躺在床上教他打拳,直拳、摆拳,抓着他的腿教他踢腿。田小龙长大后,每天要四点多起床练武,踢200腿、打200组拳,拍照片的时候,田野把小龙倒着拎起来,孩子小腿的肌肉结结实实。小时候,小龙听话,还愿意跟着练,等到了青春期,田野管不住了,也就不再练武。

    从田野正式约战徐晓东后,儿子再也没回过家,田野把家书发在微博上,劝小龙“如果你想与徐晓东一战马上告诉我,我安排你去最好的搏击俱乐部去训练”,田野相信小龙一定能看见,但儿子从没主动联系过他。

    只有田野还期待着,在家书里,他告诉小龙:“你搜田野搏击就能看到爸爸的影子。这事不要告诉你妈妈。到那天我会兴高彩烈地走回来的。你的拳击练得怎么样了?要刻苦,但愿有一天能走进绝斗赛场,等待你为国争光。”

    “这是你唯一走向成功,幸福,光荣,灿烂的出路!努力吧,刻苦训练,机会真的要来了。”

    新京报记者 卫潇雨 实习生 吴婕 

    原题:一个人的武林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